各大联赛现行政策分析意大利足协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0

各大联赛现行政策分析

意大利足协主席塔韦基奥想进行改革,但无奈却招致极大争议,因此他本人已有退却之意并寻求其他方法予以替代。其实,有很多现成的政策供意大利足球参考,外援问题和青训问题是每个国家足协都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五大联赛外援政策一览

德甲联赛:

大名单报名限制:人数无限制,但要满足每支球队至少12名本土球员,其中4名为俱乐部培养球员,以及每队至少8名本国青训培养球员

非欧盟球员限制:无

德甲联赛是最早对非欧盟球员取消任何限制的欧洲联赛之一,这项措施从2006年夏天开始施行,之前德甲联赛也是采用限制非欧盟球员人数的办法,不过在2006年之后,取而代之的是保证本土培养球员的方式:一线队中保证4名在15-21岁在本国俱乐部至少效力3个赛季或者36个月的球员,其中至少2名球员为本队青训(均与球员国籍无关),即2+2政策,后来发展成4+4,即8名本国培养球员和4名本俱乐部培养球员,最后逐渐发展成现在的模式,对本土球员也有名额上的要求,这也与欧足联的倡导相一致。

此外,德国足协对本土青训要求非常严格。德甲和德乙的俱乐部被要求每个德甲青年队必须有三块训练场地(德乙两块)、至少三名的专门的青训教练(德乙两名)、以及一名门将教练,还需要配备理疗医生、一名队医和一个医疗室,在青训资金投入方面足协也为俱乐部分担压力。由于德国举国上下的支持,这几项改革措施大大促进了德国本土球员的发展。

西甲:

大名单报名限制:大名单人数不得超过25人

非欧盟球员限制:大名单中非欧盟球员最多为三人

虽然西甲仍对非欧盟球员人数有限制,但西甲联盟通过了一项协定:《克托努协定》,该协定是非洲、加勒比海和太平洋地区(简称非加太)等地的成员国与欧洲联盟一些国家在2000年签订的(截至目前有79个成员国,除签署协议的欧盟国家目前为25国),根据这项协定,非加太79个成员国的球员将享受同欧盟国家球员一样的待遇,他们将不受非欧盟球员名额限制,另外,由于互惠政策,土耳其和俄罗斯国家的球员在西甲也不受非欧盟名额限制。

尽管有政策支持,但西甲联赛中并没有非常多的非洲球员,这是语言文化起了作用,众所周知,西班牙语是世界足坛的第一语言,作为西班牙曾经的殖民地,大批南美球员选择西甲作为自己闯荡欧洲的第一站,而超级豪门巴塞罗那和皇家马德里因其无与伦比的影响力恰恰又成了南美球员门的终极目标。

虽然西甲仍对非欧盟球员人数有限制,但西甲联盟通过了一项协定:《克托努协定》,该协定是非洲、加勒比海和太平洋地区(简称非加太)等地的成员国与欧洲联盟一些国家在2000年签订的(截至目前有79个成员国,除签署协议的欧盟国家目前为25国),根据这项协定,非加太79个成员国的球员将享受同欧盟国家球员一样的待遇,他们将不受非欧盟球员名额限制,另外,由于互惠政策,土耳其和俄罗斯国家的球员在西甲也不受非欧盟名额限制。

尽管有政策支持,但西甲联赛中并没有非常多的非洲球员,这是语言文化起了作用,众所周知,西班牙语是世界足坛的第一语言,作为西班牙曾经的殖民地,大批南美球员选择西甲作为自己闯荡欧洲的第一站,而超级豪门巴塞罗那和皇家马德里因其无与伦比的影响力恰恰又成了南美球员门的终极目标。

法甲:

大名单报名限制:无

非欧盟球员限制:大名单中非欧盟球员最多为四人

西甲与法甲的政策类似,他们都对非欧盟球员人数予以限制,但他们的联赛都遵守了《克托努协定》,该协定是非洲、加勒比海和太平洋地区(简称非加太)77个成员国与欧洲联盟15国在2000年签订的,根据这项协定,非加太77个成员国的球员将享受同欧盟国家球员一样的待遇,他们将不受非欧盟球员名额限制,受这一协定影响,大量的非洲球员加盟了西甲和法甲,而不受协议保护的亚洲球员登陆西甲和法甲则较为困难,这也是为什么大量亚洲球员涌入对非欧盟球员毫无限制的德甲的原因。

英超:

大名单报名限制:大名单中报名人数不得超过25人,

非欧盟球员限制:在人数上无限制,不过要通过“劳工证”审查

英超在青训问题上也采用了“4+4”政策,即8名本国培养球员加4名本俱乐部培养球员,但在非欧盟球员问题上则采用了特有的“劳工证”政策,非欧盟球员来英国踢球需要同时满足两个条件:1.过去两年代表国家队参加了75%以上的国际A级赛事2.其国家队过去两年的国际足联排名平均位列世界前70位。

由于筛选严格,该政策成功淘汰了一大批非欧盟球员加盟到英超,尤其是国家队国家足联排名在70位开外的球员已经被自动排除,一定程度上保证了本土球员的发展空间又成功规避了欧盟法律的限制,不可谓不精明,但实际上英超仍是世界上外援泛滥问题最严重的联赛,这主要是因为英超各俱乐部财大气粗,引进的球员大多能在各自的国家队站稳主力位置,“劳工证”对这些球员根本没有任何限制作用,同时对本土球员的硬性保护又使英格兰本土球员的转会费水涨船高,与球员本身的身价不甚相符。

意甲:

大名单报名限制:无

非欧盟球员限制:在人数上无限制,不过每个赛季每支球队最多只能从国外引进两名非欧盟球员

意甲联赛明确规定每支球队每个赛季最多只能从国外引进两名非欧盟球员(国内俱乐部之间非欧盟球员引援并没有名额限制),并且当球队引进一名非欧盟球员时,队中原有一名非欧盟球员或离开球队(合同到期或租借到国外俱乐部或卖出到国外俱乐部)或在赛季末获得欧盟护照成为欧盟球员作为替换。比如AC米兰在2003年为了签下非欧盟球员卡卡就先把队中的尼日利亚球员阿里尤卖给了比利时的标准列日作为替换。

近日,有关意大利足球改革的话题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新上任的意大利足协主席塔韦基奥对具体改革措施提出了很多想法,意大利足球目前最主要的问题是本土球员的发展空间不足,国内联赛中大量地使用外援导致意大利年轻球员得不到上场机会,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塔韦基奥曾经想出了保证本土球员上场名额这一具体措施,但其“合法性”引起了很大争议,外援政策发展到今天是随着法律法规的变化而不断进步的。

意大利足协主席塔维齐奥(右)(资料图)

“博斯曼法案”影响欧洲足坛

在1995年之前,欧洲各俱乐部中的“外援”还指的是外籍球员,即非本国国籍的球员,但“博斯曼法案”的出台重新定义了欧洲足球世界中的“外援”,现在欧盟球员和本国球员几乎可以享受同样的待遇。所谓欧盟国家包括欧洲联盟的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等28个会员国及欧洲自由贸易联盟的加盟国挪威、冰岛、瑞士和列支敦士登四个国家,以上四国也和欧盟国家享受同等待遇。凡拥有欧盟国家国籍或持有欧盟国家护照的球员都算作欧盟球员。

通常,球迷印象中的“博斯曼法案”的主要内容是涉及到转会的,“博斯曼法案”就是自由转会的代名词,但实际上“博斯曼法案”内容涵盖非常之多,涉及包括球员转会、球员国籍、大赛选拔机制、关联俱乐部、电视转播、球票销售等诸多问题,可以说在欧洲体育法制化进程中具有里程碑似的意义。

博斯曼起诉的主要依据是1957年创立欧洲经济共同体时签署的《罗马条约》第48条规定中的“任何一个成员国的劳动力都有权在欧盟各成员国之间自由流动,平等就业”。结合到足球领域,“自由流动”涉及到的是转会问题,而“平等就业”涉及到的就是外援问题。于是,从“博斯曼法案”正式生效之日起,欧洲各大联赛对欧盟球员再没有任何限制。

“黑色博斯曼”为非欧盟球员争取权益

2001年,意大利的一个法庭判决使欧洲足坛开始认真对待非欧盟球员的权益。原告是尼日利亚籍球员埃孔,当时他刚结束国外租借生涯回到已经降入丙级联赛的雷吉亚纳俱乐部,但根据当时的丙级联赛的规定,是不允许外籍球员注册参加比赛的,于是,埃孔决定为留住工作向当地法庭起诉。最终,当地法庭认定现行的丙级联赛规定违反了意大利宪法当中“本国和外国合法居民均有相同的工作权利”的法律条款,判定埃孔胜诉。

埃孔的胜诉在意大利足坛以及欧洲足坛引起了很大的反响,由于他是非欧盟球员,已经超出了“博斯曼法案”的涉及范围,但它的影响力还是波及到了意大利甲级、乙级联赛并得到了欧洲足坛的重视,埃孔事件的影响力虽然不及博斯曼但因其开创性和埃孔本人的肤色特征而被称为“黑色博斯曼”。当时的意甲联赛规定每支俱乐部最多只允许拥有5名非欧盟球员,而在一场比赛中,每队最多只能同时安排3名非欧盟球员上场参赛(在“博斯曼法案”出台之前的规则是:各支俱乐部最多只允许拥有5名非意大利球员,而在一场比赛中,每队最多只能同时安排3名非意大利球员上场参赛)。从中可以看出意大利足协对非欧盟球员的区别对待。

现在,欧洲的任何足协只要有限制欧盟球员的政策出台都被视为与欧盟劳工法“自由就业、禁止国别歧视”的内容相悖而受到欧盟委员会和布鲁塞尔调查办公室的调查。布拉特曾经在国际足联提出的“6+5”政策——即6名本土球员加5名外援政策就因为涉嫌与欧盟法律相抵触而不了了之,欧盟球员的权益已经得到了很好的保护。

十几年前的欧洲足坛基本上都有对非欧盟球员的限制政策,虽然是出于对本土球员的保护,但该政策对非欧盟球员确实有歧视。随着欧盟劳工法的完善和欧洲各国家对外籍人员人权的重视,欧洲各大联赛陆续都已取消了对非欧盟球员的上场限制,但一些联赛对非欧盟球员注册人数仍有限制,而亚洲球员由于缺少法律保护和政策支持甚至比非洲球员更难在欧洲足坛立足,未来非欧盟球员的权益必将得到欧洲足坛的足够重视。

近日,有关意大利足球改革的话题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新上任的意大利足协主席塔韦基奥对具体改革措施提出了很多想法,意大利足球目前最主要的问题是本土球员的发展空间不足,国内联赛中大量地使用外援导致意大利年轻球员得不到上场机会,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塔韦基奥曾经想出了保证本土球员上场名额这一具体措施,但其“合法性”引起了很大争议,外援政策发展到今天是随着法律法规的变化而不断进步的。

意大利足协主席塔维齐奥(右)(资料图)

“博斯曼法案”影响欧洲足坛

在1995年之前,欧洲各俱乐部中的“外援”还指的是外籍球员,即非本国国籍的球员,但“博斯曼法案”的出台重新定义了欧洲足球世界中的“外援”,现在欧盟球员和本国球员几乎可以享受同样的待遇。所谓欧盟国家包括欧洲联盟的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等28个会员国及欧洲自由贸易联盟的加盟国挪威、冰岛、瑞士和列支敦士登四个国家,以上四国也和欧盟国家享受同等待遇。凡拥有欧盟国家国籍或持有欧盟国家护照的球员都算作欧盟球员。

通常,球迷印象中的“博斯曼法案”的主要内容是涉及到转会的,“博斯曼法案”就是自由转会的代名词,但实际上“博斯曼法案”内容涵盖非常之多,涉及包括球员转会、球员国籍、大赛选拔机制、关联俱乐部、电视转播、球票销售等诸多问题,可以说在欧洲体育法制化进程中具有里程碑似的意义。

博斯曼起诉的主要依据是1957年创立欧洲经济共同体时签署的《罗马条约》第48条规定中的“任何一个成员国的劳动力都有权在欧盟各成员国之间自由流动,平等就业”。结合到足球领域,“自由流动”涉及到的是转会问题,而“平等就业”涉及到的就是外援问题。于是,从“博斯曼法案”正式生效之日起,欧洲各大联赛对欧盟球员再没有任何限制。

“黑色博斯曼”为非欧盟球员争取权益

2001年,意大利的一个法庭判决使欧洲足坛开始认真对待非欧盟球员的权益。原告是尼日利亚籍球员埃孔,当时他刚结束国外租借生涯回到已经降入丙级联赛的雷吉亚纳俱乐部,但根据当时的丙级联赛的规定,是不允许外籍球员注册参加比赛的,于是,埃孔决定为留住工作向当地法庭起诉。最终,当地法庭认定现行的丙级联赛规定违反了意大利宪法当中“本国和外国合法居民均有相同的工作权利”的法律条款,判定埃孔胜诉。

埃孔的胜诉在意大利足坛以及欧洲足坛引起了很大的反响,由于他是非欧盟球员,已经超出了“博斯曼法案”的涉及范围,但它的影响力还是波及到了意大利甲级、乙级联赛并得到了欧洲足坛的重视,埃孔事件的影响力虽然不及博斯曼但因其开创性和埃孔本人的肤色特征而被称为“黑色博斯曼”。当时的意甲联赛规定每支俱乐部最多只允许拥有5名非欧盟球员,而在一场比赛中,每队最多只能同时安排3名非欧盟球员上场参赛(在“博斯曼法案”出台之前的规则是:各支俱乐部最多只允许拥有5名非意大利球员,而在一场比赛中,每队最多只能同时安排3名非意大利球员上场参赛)。从中可以看出意大利足协对非欧盟球员的区别对待。

现在,欧洲的任何足协只要有限制欧盟球员的政策出台都被视为与欧盟劳工法“自由就业、禁止国别歧视”的内容相悖而受到欧盟委员会和布鲁塞尔调查办公室的调查。布拉特曾经在国际足联提出的“6+5”政策——即6名本土球员加5名外援政策就因为涉嫌与欧盟法律相抵触而不了了之,欧盟球员的权益已经得到了很好的保护。

十几年前的欧洲足坛基本上都有对非欧盟球员的限制政策,虽然是出于对本土球员的保护,但该政策对非欧盟球员确实有歧视。随着欧盟劳工法的完善和欧洲各国家对外籍人员人权的重视,欧洲各大联赛陆续都已取消了对非欧盟球员的上场限制,但一些联赛对非欧盟球员注册人数仍有限制,而亚洲球员由于缺少法律保护和政策支持甚至比非洲球员更难在欧洲足坛立足,未来非欧盟球员的权益必将得到欧洲足坛的足够重视。

近日,有关意大利足球改革的话题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新上任的意大利足协主席塔韦基奥对具体改革措施提出了很多想法,意大利足球目前最主要的问题是本土球员的发展空间不足,国内联赛中大量地使用外援导致意大利年轻球员得不到上场机会,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塔韦基奥曾经想出了保证本土球员上场名额这一具体措施,但其“合法性”引起了很大争议,外援政策发展到今天是随着法律法规的变化而不断进步的。

意大利足协主席塔维齐奥(右)(资料图)

“博斯曼法案”影响欧洲足坛

在1995年之前,欧洲各俱乐部中的“外援”还指的是外籍球员,即非本国国籍的球员,但“博斯曼法案”的出台重新定义了欧洲足球世界中的“外援”,现在欧盟球员和本国球员几乎可以享受同样的待遇。所谓欧盟国家包括欧洲联盟的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等28个会员国及欧洲自由贸易联盟的加盟国挪威、冰岛、瑞士和列支敦士登四个国家,以上四国也和欧盟国家享受同等待遇。凡拥有欧盟国家国籍或持有欧盟国家护照的球员都算作欧盟球员。

通常,球迷印象中的“博斯曼法案”的主要内容是涉及到转会的,“博斯曼法案”就是自由转会的代名词,但实际上“博斯曼法案”内容涵盖非常之多,涉及包括球员转会、球员国籍、大赛选拔机制、关联俱乐部、电视转播、球票销售等诸多问题,可以说在欧洲体育法制化进程中具有里程碑似的意义。

博斯曼起诉的主要依据是1957年创立欧洲经济共同体时签署的《罗马条约》第48条规定中的“任何一个成员国的劳动力都有权在欧盟各成员国之间自由流动,平等就业”。结合到足球领域,“自由流动”涉及到的是转会问题,而“平等就业”涉及到的就是外援问题。于是,从“博斯曼法案”正式生效之日起,欧洲各大联赛对欧盟球员再没有任何限制。

“黑色博斯曼”为非欧盟球员争取权益

2001年,意大利的一个法庭判决使欧洲足坛开始认真对待非欧盟球员的权益。原告是尼日利亚籍球员埃孔,当时他刚结束国外租借生涯回到已经降入丙级联赛的雷吉亚纳俱乐部,但根据当时的丙级联赛的规定,是不允许外籍球员注册参加比赛的,于是,埃孔决定为留住工作向当地法庭起诉。最终,当地法庭认定现行的丙级联赛规定违反了意大利宪法当中“本国和外国合法居民均有相同的工作权利”的法律条款,判定埃孔胜诉。

埃孔的胜诉在意大利足坛以及欧洲足坛引起了很大的反响,由于他是非欧盟球员,已经超出了“博斯曼法案”的涉及范围,但它的影响力还是波及到了意大利甲级、乙级联赛并得到了欧洲足坛的重视,埃孔事件的影响力虽然不及博斯曼但因其开创性和埃孔本人的肤色特征而被称为“黑色博斯曼”。当时的意甲联赛规定每支俱乐部最多只允许拥有5名非欧盟球员,而在一场比赛中,每队最多只能同时安排3名非欧盟球员上场参赛(在“博斯曼法案”出台之前的规则是:各支俱乐部最多只允许拥有5名非意大利球员,而在一场比赛中,每队最多只能同时安排3名非意大利球员上场参赛)。从中可以看出意大利足协对非欧盟球员的区别对待。

现在,欧洲的任何足协只要有限制欧盟球员的政策出台都被视为与欧盟劳工法“自由就业、禁止国别歧视”的内容相悖而受到欧盟委员会和布鲁塞尔调查办公室的调查。布拉特曾经在国际足联提出的“6+5”政策——即6名本土球员加5名外援政策就因为涉嫌与欧盟法律相抵触而不了了之,欧盟球员的权益已经得到了很好的保护。

十几年前的欧洲足坛基本上都有对非欧盟球员的限制政策,虽然是出于对本土球员的保护,但该政策对非欧盟球员确实有歧视。随着欧盟劳工法的完善和欧洲各国家对外籍人员人权的重视,欧洲各大联赛陆续都已取消了对非欧盟球员的上场限制,但一些联赛对非欧盟球员注册人数仍有限制,而亚洲球员由于缺少法律保护和政策支持甚至比非洲球员更难在欧洲足坛立足,未来非欧盟球员的权益必将得到欧洲足坛的足够重视。

特别声明:本文为自媒体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尽快删除